电感线圈贺淑华:自强不息,文弱女子东莞辟出一片天

2021-02-05 16:51 | 阅读时间: 3分

     1976年,贺淑华出生在江西萍乡的一个农村普通家庭。虽然有六个兄弟姐妹,但因父亲有分司机的稳定工作,母亲又勤劳干练,善于持家,一家人日子过得还算殷实。

     1994年高中毕业的好与大学失之交臂,在亲人的帮助下,贺淑华以委培的方式被南昌一所大学录取。由于各种原因,她便毅然选择了放弃学业。也许是她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决择,而信念是如此的简单:成功的路有很多,自学也照样能成才。1994年秋,她背着一袋书踏上南下东莞的列车,到东莞南城投奔姐姐。那时的东莞,正沐浴在改革的春风之中,驰骋在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上,处处洋溢着生机。四面八方的怀揣着各自梦想的人们纷纷涌上东莞这一方热土。

    因人聪明伶俐,又怀揣高中毕业证,加上姐姐的介绍,贺淑华顺利进入了姐姐所在的制套厂做品管。厂里有个惯例,就是早练过后,组长和品管要站在本组一百多人面前,总结过去一天和安排当天的工作。对于不满二十岁的一个女孩子来说,不能不说是一个挑战。然而贺淑华从小就胆子大,在学校有过类似的锻炼,很快就能镇定自如,把工作安排得有条不紊,让很多老组长和品管都自叹不如呢。贺淑华一边努力工作,一边不断地给自己充电。那时东莞有少数企业已经用电脑办公,她知道,她要过与其他人不一样的生活,她要进写字楼,用电脑办公,贺淑华就开始利用下班时间自学了电脑。

     然而事与愿违。当时文员的工作大多要求讲白话,工作机会又少。淑华每天一早起来,带着精心准备好的资料,加入找工作的行列。每次远远看到工厂门口贴的招工红纸,心中就充满了期望,当她走近时,得到的往往是失望。她一家工厂接着一家工厂,不知道看过了多少的广告,走过了多少路,失望了多少回,每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姐姐的厂门口,她只能站着或蹲着等姐姐下班,忐忑不安地随着姐姐混入工厂宿舍。一到晚上,摸着酸痛微肿的双腿,想着偌大的世界竟没有自己的栖身之地,淑华鼻子一酸,眼泪不听使唤地涌出来。工作辗转无果,她就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小鹿,满眼都是惊栗与迷茫。照理来说,高中毕业的她,在东莞找一份工作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事,但对于一个缺乏工作经验的人来说,又谈何容易。经过数天奔波,她还是妥协应聘为一个睡袋厂的储备干部,负责仓库管理。她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,每天上班,驰虚心向老同事请教,把仓库物件分门别类摆放整齐,连每个标签都抚得平平整整。下了班,当其他同事尽情玩耍时,她则一个人躲在宿舍里,自学英语。节假日,同事们约她去玩,她都婉言谢绝。因为她知道,在世界日趋国际化的背景下,掌握英语是何等的重要。她坚信,上天一定会眷顾有准备的人。

       未完待续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分享到
微信
朋友圈
微博
QQ
空间
收藏

参与评论

登录后参与评论

谢英

爱写作的生意人,生意都不会差。

+ 关注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手机验证码登陆 | 忘记密码?
没有帐号?注册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已有帐号?登录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去登陆
没有帐号?注册

择地而生

爱写作的“生意人”生意都不会差!

帐号密码登录
没有帐号?注册